FC2ブログ
 
■自我介紹

優稀

Author:優稀
家教,DGM,銀魂
骸雲,拉神,銀土最高↖(^ω^)↗

江戸一族本家(請戳我>//<)
江戶一族

■文章分類
■最新記事
■最新コメント
■可愛の鏈接
■留言板

■誰來過=V=

HIT:320 696 1211(采到點的有獎哦~

■音樂
■月別アーカイブ
■検索フォーム

■好友申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網王/ET ] 一個人的情人節
[網王/ET ] 一個人的情人節

電腦螢幕右下方的時間顯示為23:59分,還有一分鐘就要到第二天,2月14日,情人節。
關了最後一行顯示為“抱歉”字樣的MSN,揉了揉眉角的太陽穴。輕輕歎了口氣,合上筆記本。

靠坐在床邊,柔和的燈光朦朧了一切,突然覺得有點寂寞。不是沒有經歷過你不在的日子,多少個分分合合的日子自己也不是這樣的挺過,為何今夜感覺如此難熬,是因為2月14號,還是因為我已經習慣有你在的日子。

心是一個容器,不停的累積,關於你的點點滴滴
雖然我,總是守口如瓶,思念卻滿溢,濺濕了我眼睛。。。



清晨,刺眼的陽光大喇喇地從沒有拉上窗簾的窗口滲入,使得床上地人勉強地睜了睜眼。眼鏡還好好的戴著,昨天在莫名的傷感中不知不覺睡著了。

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6:47分。起身,然後洗漱,泡上一杯抹茶,習慣性的打開電視收看新聞。

“昨天,澳網男單總決賽順利結束,上屆冠軍現ATP排名第一的日裔選手越前龍馬再次衛冕澳網冠軍,昨夜的慶功會。。。。。。”

“啪”的關了電視,理了理些微褶皺的衣衫,披上外套,走出了顯得有些空檔的屋子。只留下茶几上蒸發著殘留熱氣的杯子。



街角的街心公園,因為這樣一個算是特殊的日子而比往常熱鬧。林蔭下坐著戀愛中的少男少女,他們手上小心的拿著包裝精美的巧克力,甜蜜的連空氣都彌漫著粉色的氣息。

回想到自己16歲,那一年的這天,同樣是個陽光明媚晴空萬里的好天氣,他們交往了。

樹蔭下,斑駁的陽光印在對方墨的發絲上像點點星光,他從對方真摯的金色貓眼中看到了同樣因陽光照射,發絲反著金色光芒的自己。

“部長,我喜歡你,我們交往吧!”

沒有忽略對方因為緊張而緊緊捏著已經變形的芬達罐頭和漲紅的臉頰,卻忽視了自己也因為對方的話而泛紅的臉。

“部長再不說話,我就當部長默認了哦!”一改之前的緊張,囂張自信的神情從新回到臉上。

“你。。。”有些詫異的說不上話,是因為根本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他雖然常常是一副生人勿進的冰山臉,但他是活生生的一個人而不是一座冰山,他知道自己在第一次對上這對金燦燦的貓眼時就被深深的吸引,從此萬劫不復,甘之如始。

不由自主地輕輕發出了一聲單音節的“恩。”立刻轉身大步離去,掩蓋早已酒紅的臉,和無法平復的怦然心動。

戀愛就是這麼輕易的產生。



從街心公園到走進了一所裝飾簡潔樸實的餐館,那是他們最愛的餐館。餐廳老闆微笑著向他打了聲招呼,“老樣子,是吧。”點了點頭,在靠近窗邊的位子坐下。

他記得自己寵溺般的看著對方孩子氣的吃著眼前的東西,弄的一嘴的油膩,全然不顧自己的形象。好笑的遞上一張紙巾想為對方拭去那些污漬,手卻在半空中被抓住,紙巾被對方拿去胡亂的抹了抹嘴,然後撇撇嘴說:“我不是小孩子了,要照顧,也是我照顧部長你。”

小孩子脾氣。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走出餐廳時已經是下午1點了。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著,無數的情侶手牽著手,從身邊擦肩而過。

他攤開自己的左手心,依稀還留著打網球時留下的繭,還有,那孩子溫暖體溫的感覺。

他們的感情是不被允許的,是不能生活在陽光下的,但是,他們渴望被愛。

當他的父母知道了他們的戀情,用斷絕血緣關係來阻止這場有違倫理的關係時,他猶豫了。然後掌心傳來了溫暖的溫度,他知道是他握住了自己,那雙金瞳堅定的望著他,仿佛注入了勇氣般,他點了點頭,回握住他,緊緊的。

他們一起在門外跪了三天三夜,他們要在一起,也渴望被最親的人接受,兩樣他們都要。

最後,當母親哭紅著眼扶起他們的時候,他們知道,他們被接受了,他們可以在一起了。



順著自己的步伐,習慣性的來到了那座高架下的網球場。這個網球場承載了太多隻屬於他們的回憶。

就是這裏,他對那個還只是一年級的孩子交付了重任。“你要成為青學的支柱。”

幾年之後,那個仿佛一夜長大的孩子在這裏定下了一生的承諾。“部長,請讓我成為你的支柱。”



他們因網球而結緣,也因網球而分手。

他緩緩撫上自己的左肩,因為過多的負荷最終使他失去了網球,他深知離開網球的痛苦,又怎麼忍心讓同樣最愛網球的對方也承受著失去的痛苦,他不忍也不能。

無論如何,都要讓他回到擁有網球的那片天。哪怕是分手。

是的,他違心的用分手否定了曾經的一切。

他永遠記得那雙受傷的貓眼,倔強的沁著淚水,不甘示弱。而自己只是用冰冷無情的語調重複著“分手”,駁回任何挽回的餘地。

看著那還算嬌小的身形慌亂的整理著東西,然後拖著承重的旅行箱停在了門口。

仿佛是最後的確認,受傷的幾乎懇求般的問他有沒有愛過自己,然而等到的只是沉默。

最後當那孤寂絕望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視線內時,心也一併失去。

一切都結束了,在無聲之間。

那一刻他的世界崩塌了,什麼沉著冷靜,什麼內斂矜持,全部都是偽裝,脆弱的假像。

視線模糊,眼淚決堤,空當的房間內回蕩著的只有孤單的啜泣聲。


手塚國光從來沒有對越前龍馬說過愛。

至始至終。


是不是我們都太年輕,不懂愛的付出和回報;
是不是我們愛的太膚淺,忘記放手也是愛的表現。

是不是我們之間根本沒有愛。。。

不是,是因為太愛太過在乎,才忽略了其他的一切。



夕陽用殘留的餘熱溫暖著大地,照射下的身影在地上拉出一條長長的影子。

輕輕歎氣,很久沒有回想起這些塵封的記憶,為何如今還是如此清晰。

那是因為愛,刻骨銘心的愛。

唯一一種,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的東西。

正如此刻坐在長凳上看日落的老年夫婦,幸福的表情,平和的笑容,以及緊握的雙手。

執子之手,與子攜老。不過如此。



走進Memory的時候,店裏的人也比往常多了很多,選擇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下。點的依舊是rainbow。

食指和中指輕輕托起高腳杯,rainbow——一種包含獨特七彩顏色的酒,混合著酒吧淡黃的燈光,折射出絢爛繽紛的色彩,相交卻不相溶。

情人節那天,手塚國光獨自一人在酒吧裏等待夜的降臨。



夜總是容易讓人沒有時間概念,特別是這樣一個日子,即使再晚,依舊人流傳動。他在川流不息的街上漫步,吹著有些凜冽的冷風。街邊的大螢幕依舊不依不饒的播放著新聞。

“網球ATP世界排名第一的日裔選手越前龍馬于昨天的慶功會上宣佈退役,現下落不明,其經紀人。。。”

“退役?”他打了個激靈,怎麼會,他的龍馬怎麼會在事業的頂端時期退役!

望向大螢幕,正放著龍馬慶功會時的影像,雖然依舊是拽拽的神情,看不出一絲的不好。可是他看出來了,他的龍馬金色眼眸中的落寞和倦意。

他覺得心口被什麼堵住了,連呼吸都不順暢。緊緊抓住胸口的衣襟,好難過。

龍馬你是不是也是這般的難過。。。

什麼都不想想了,他飛快的往家的方向跑,有什麼掉了,不重要;撞到什麼人,不重要,他只想快點到家,只想確認龍馬是不是。。。是不是回來了。。。


門被粗魯的打開,然而一室的暗告訴他一切還是和往常一樣,等待他的只有空虛。

靈魂再一次被抽走,他跌坐在玄關,胸口因剛才的劇烈運動而起伏不定。

是啊,當初提出分手的是他,龍馬怎麼可能會回來呢?

他突然覺得自己好想笑,笑自己的胡亂猜測,笑自己的傻,可是為何笑的猶如哭泣。。。


“我回來了,國光。。。”低沉略帶沙啞的聲音從門口響起。那一霎那,他仿佛覺得自己在做夢,只是這個夢境比平時清晰點,真實點。。。

直到真切的感受到炙熱的體溫和耳邊溫熱的氣息時才確定這不是夢境而是現實。

是的,他的龍馬回來的,回到他的身邊了。


直覺我們應屬於彼此,否則我不會每次無法停止,
想你想成了心事,等你等成了堅持,眼中渴望來不及掩飾卻又如此誠實。


他看到他的龍馬為他輕柔的撫去臉上的淚水,眼中的不忍和心疼表露無疑。

他的龍馬不再是孩子,擁有了成人的體型,金色的貓眼依舊透露著不羈,卻多了點成熟。長大了,卻還是他的龍馬,那個他愛著也愛著他的龍馬。

冷靜,自持都拋到一邊,他卸下了那些冰冷的偽裝,緊緊握住龍馬的手,十指相扣。瞬間永恆。


直覺我們應屬於彼此,否則我不會常常若有所失,
白天眨眼瞬間裏,夜晚呼吸氣息裏,都寫滿了我是多麼愛你想你的訊息。


“國光,對不起,今年的情人節還是沒有來的急趕回來,作為補償。。。”揚起了慣性的自信又拽拽的笑容,接著說;“作為補償,今後所有的情人節我都會陪你度過。。。”

不等回復,欺身上前,以吻封緘。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網王篇 | 17:27:0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